丫丫爸爸的博客

智商情商财商的學習

花了7万人民币送狗去了紧急病房



朋友写了一篇文章,特别感人. 七万人民币对朋友也不是个小数目,而他毫不犹豫的花了这个钱想去挽救小狗Coco的生命。让我看到加拿大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常人对生命的关怀:不是用钱来衡量着值不值得去做,而是用爱去衡量值不值得去做。


以下是朋友David的文章:



陪伴了我们十二年的Coco在十月二十号的下午四点半,安静地离开了我们。Coco的最后一刻是在Animal Emergency Hospital 度过的。 一个平时活蹦乱跳快乐的Coco那时候却只能躺着直喘粗气,涨满食物的肚子在瘦骨嶙峋的身上显得令人心酸的大。我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看着她温柔的眼睛,想到马上就要和她永别,还是止不住的悲伤。

医院的前台这时进来让我们填表和选骨灰盒。我知道这是流程,但还是觉得残酷得让我不能接受。我只想安静地和Coco分享最后几分钟尘世的情缘。矛盾的我一方面希望她能马上没有痛苦,一方面我又希望她永远不用离开我们。



几分钟以后,我们叫来了兽医。两秒钟之内,Coco就松弛了下来,不再喘气,看着我的大眼睛也失去了神气,慢慢地合上。天堂里再没有伤病的痛苦,Coco。我们来世再续前缘。


Coco是个纯种的拉布拉多,特别的贪吃。虽然已经快13岁了,但是偷吃的习性还是不改。但是毕竟年纪大了,各种功能的衰退在九月三号给了她致命的一击。她偷吃的一个玉米棒没有能呕吐出来,卡在胃管里堵住了氧气的进出,把肚子弄得很大。我以为她和过去一样能吐出来,但是这次没能做到。Coco很痛苦,晚上也在呕吐。当我早晨起来的时候,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摇着尾巴来欢迎我,狗床上也没有她的踪影。我知道Coco的情况应该很差了。 当狗躲着不让你发现时,她一定得了重病。



我到了地下室平时给她洗澡的浴室里找到了她。她背对着我,四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那是个长周末,我还想等到第二天,但是狗妈当机立断找emergency Clinic。我找到了唯一一家现在还开门的Scarbrough Animal emergency hospital。把Coco送到了医院。 Coco已经虚弱得或疼得都走不了路了。我只能一路抱着80磅的她进了医院。医院的护士一看见Coco的这个样子,马上就把她送进了ICU。不得不说狗妈的这个决定非常英明。如果等到第二天,Coco可能就会痛死在家里或心衰而死在家里。


10分钟后,兽医带来不少的坏消息。心跳很快,血压很低,X光照出有胀气。需要插管排气,不排除会胃反转。需住院。Coco当天是回不了家了。我们回了家,晚上7点多又收到医院电话,说气排空了,但是有异物堵住胃管,有胃反转,需要立即做手术。当然我们可以不做而选择安乐死。那时的我们无法接受就此和Coco永别,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手术。如果时光倒流,我相信我们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它给了我们一个半月的时间来珍惜和Coco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给了我们时间来审视一个家庭成员的生命正在逝去的残酷现实,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去思考生命的价值、意义。


手术很成功,但是Coco恢复得很慢。在医院里度过十天后,我还是决定把Coco带回家。虽然兽医说她的温度有点偏高。我相信Coco在家里有我们的陪伴和熟悉的环境,一定比医院里冷冰冰的环境里好多了。因为最后一次送她去医院时,她还能开心地自己走进去,但是十几分钟以后我们见到的她就急促地喘着粗气。ICU里既没有狗爸狗妈的陪伴,又有陌生人的刺激和打针的刺痛,她一定产生了莫大的焦虑和害怕。


回到家的Coco非常虚弱,没有胃口。一条长长的缝合线纵贯整个腹部。我在家上班按时给她喂药和做白煮鸡肉吃。大便不畅,我用手帮她抠出来。走路困难,我抱着她到后院草地上撒尿拉屎。慢慢地,Coco可以站起来了,又开始摇尾巴了,开始拱在我的怀里撒娇了,开始和Alice争风吃醋了,开始对小松鼠汪汪了。。。但是,唯一的问题时胃口一直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为了让她多吃点,我最后把狗粮和煮好的鸡肉打碎后给她吃。为了让她不要噎着,我用手一点点地喂它。但是,她的消化能力一定是因为手术收到了很大的影响。最后的x光显示很多的食物堵在肚子里没有消化。这对一个连茶叶都要偷吃的狗来说,看着好吃的却再也吃不下去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因为不消化,她不时地有呕吐的现象。没呕吐的时候,往往是吃得很少的时候,因为我只给她吃狗粮。我慢慢地意识到,对Coco来说,也许上天堂是个更好的选择。


终于,在10月20号那天,她又去了地下室去呕吐。我把她抱了上来,去后院草地上帮她呕吐。吐出了一点食物后,她好像平静了一会儿。可是一会儿又开始要吐,可是又吐不出来。心跳也很快。我隐隐觉得可能Coco要过不去了,可是又不想承认。我们想先送医院咨询一下,同时也决定如果情况不妙的话,就让Coco走了,不想再让她受折磨。


Coco一直和我最亲近。在我们送她去医院的时候,我去一个商店取个东西。就这一分钟的时间里,都病成这样了的Coco还在车里不断地找我,虽然她已经叫不动了。每天一早我下楼的时候,她一定会从自己的床上起来,摇着尾巴到楼梯口等我,就算是20号那天也不例外。每天我下班回家,也一定是这个毛茸茸的宝贝摇着尾巴要钻到我的怀里。在家里的时候,一定是我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如果见不到我了,满屋子急匆匆地找我。找不到我的时候,就定在那儿竖着耳朵,歪着头听。找到我待的地方后,就会舒服的趴在我的身边。在她这有限的十三年的世界里,我就是她的唯一。


Coco就这样走了,恍惚中,我却依然不时觉得她还在身边,还在向我撒娇,要我抱抱。虽然想起来非常伤感,但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知道生命正是因为有了生老病死才变得完美。记得有一个西藏的佛教上师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成了佛教徒,我不认为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很美好”。世界正因为有了各种不同的可能性而变得生机勃勃。Coco的过世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教我该如何对待生命吗。


谢谢Coco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还给了我这么一个思考的机会。狗爸,狗妈和Alice会继续他们在这个尘世钟的旅程。也许我们会在某一刻,某个地方相遇,或者擦肩而过,但是我知道我该善待每一个有缘相遇的生命,因为这些生命在无数的生生世世里都有可能和你有过不同寻常的关系。




谢谢你喜欢这篇文章,如想购买丫丫爸爸的出版书籍, 请点击以下链接:

如想看更多丫丫爸爸的博客文章,请点击以下链接:


作者: 丫丫爸爸,金融危机后最早去美国投资房地产的多伦多华人之一,从中获得成功投资经验, 善于发现地产洼地进行房产投资,在多伦多也有不少成功投资案例,现为安省持牌地产经纪。 电话: 647 716 5110 电子邮件: yayababa.home@gmail.com 个人网站: www.yayababa.com . 微信号: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