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爸爸的博客

智商情商财商的學習

刘一刀讨价还价的故事


第一章


刘一刀不是真名。


刘一刀是个外号。


这个外号来自于刘一刀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不管三七二十一,总是大刀狠狠的砍下去,不把对方杀价杀得血流不止而不停手。


刘一刀砍价有一个特点: 不比较价格,不问成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当面就是砍一刀。


不管是大到买卖房子,小到以前坐一块钱的黄包车。刘一刀都要狠狠的一刀砍价下去。


一块钱的黄包车费变成六毛钱的黄包车费。黄包车夫满脸苦泪,可是周围有太多的黄包车夫靠以力气谋生竞争。最后不得不忍痛被砍一刀。


刘一刀的刀所向披靡。


要么对方望风而逃。要么对方被砍到跳楼价。


小时候不会讨价还价的我,特别羡慕刘一刀。


觉得刘一刀的大刀一挥,气场十足,那个劲儿,特潇洒。


刘一刀也越砍越潇洒,越砍越上瘾。


到最后不砍就不买了,不砍价就不住了,不砍价就不吃了……


很多人见刘一刀来了,


要不马上把价格提高一倍让刘一刀砍到原价。


要不不卖给刘一刀了。


要不被砍一刀。


市场上的卖家对刘一刀深痛而恶绝之。


买卖双方到最后都像仇人一样。到最后变成互相问候对方祖宗的名字。


每天刘一刀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讨价还价上了。


……



第二章


在2002的那一年,我们刚移民到加拿大。


加拿大地大城市也大,房子都是稀稀疏疏的。


一幢一幢,隔着老远的。


走路去办事情,基本上变成不可能了。


汽车成了必须的交通工具。


我们登陆,考牌照,马上就要去买一辆二手车代步。


在网上看到一辆二手车。福特。开价8000。五年新的。


叫了一个懂车的朋友,带我们过去试车。试了之后挺满意的。


那时朋友英文好,又懂车。委托他帮我们砍价还价。


我对车不懂,价格也不懂。但忽然间就想起了刘一刀.


于是我对朋友说: 对方叫价8000. 先砍他到4000吧。


朋友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好像要掉出来的样子,瞪着我,大半天都喘不过气来,好像被震惊了。


朋友的脾气好。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就开始和颜悦色的向我说了一番话:


“丫丫爸爸,讨价还价是人之常情。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是对一般人,假如二话不说上去就是讨价还价,对方不仅心里会反感,而且价格也很难降下来。”


朋友继续和颜悦色的说: “我一般是找出车的缺点,然后再用这个缺点和对方讨价还价。比如说这个车轮比较旧了,买来之后要换新的,要对方便宜500块钱, 另外车门有几个瘢痕,重新修一下要花500块钱。这样和对方讨价还价比较好接受。我们可以另外再找出其他几个要修理的地方和对方讨价还价。”


“另外我们也要比较一下其他相类似的车子。知道那些车子的卖价。假如其他卖8000,那这个车子的相对卖价也差不多在8000左右,或者是用那些缺点去叫他还价还到7000左右。但绝对到不了4000。” 朋友继续说着。


最后用7000买了车子。


周围的朋友也陆陆续续的买车了。一比较之下,还是我们买的性价比最高了。


成本比较法也就渐渐的被接受了。




第三章


今年3月底的时候,有位客户委托我卖一个旧公寓。


我查了附近房子的成交价: 找出三个相类似的房子,卖价都差不多在二十三万左右。


客户这个房子化了三千元钱稍微装修了一下。再加上这一个月的时间增值趋势。我和客户估计这个价格会在25万左右。


基于火热的卖方市场,我和客户定下的是低价上市,统一抢offer的卖房策略。


房屋的上市价是18万。


到了统一收offer的那一天。


收到的第一个offer是17万。比我们的叫价还少一万。比我们的心理价位少8万。


刹那间好像时空错乱,我仿佛看到了刘一刀穿过时空的束缚,威风凛凛的站在我面前,赤着上胳,高举着他那把招牌大刀,威风凛凛的朝我砍来。


“见面先砍一刀”


“不比较价格,不问成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当面就是砍一刀。” 这不就是刘一刀的招牌刀法吗?


“市场价至少24万的房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砍他到17万。”  还真的是刘一刀的绝招。


只不过这回是我面对着刘一刀,身临其境,感受特别深。


那天总共收到了8个offer. 有两三个得刘一刀刀法真传。刘一刀的offer最后只是成了和别人的基石。


最后房子是超过25万卖出去。


刘一刀的刀法,在市场的庞大力量和一点点销售技巧的面前,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第四章


刘一刀招牌一刀的影响渐渐的变淡了。


刘一刀刀法停在脑海里的浅浅的印象,也是当做一个笑话,当做一个反面典型而存在。


成本比较法也就渐渐的深入了我的生活。


比如说装修,估计一下材料的价格,装修的成本和合理的利润空间。觉得合适就做了,很少和装修师傅斤斤计较。


比如说搬家,给搬家师傅的钱往往会比他们报价还高一点。因为我赚钱总是比搬家师傅容易点,所以多给一点钱是我也是高兴的。


比如说帮客户找房子的时候,在估计这个房子价格的时候,我会先找出着附近成交了的三四个房子。比较销售价格,比较里面内部装修的成本,再加上这个时间段之间的增值,或者是贬值。所估的价格大多数情况下和最后的卖价八九不离十。


因为我们的报价是合理的,期待只是理性的,就是与卖家纪纪谈价钱的时候,更加容易知道对方的底线。更加容易成交。


而我的注意力重点也逐渐转向研究房价的趋势等等。


以前我比较的优柔寡断,犹豫不决。


踢出了刘一刀的刀法的影响后,我变得果断,利索。生活中我渐渐变成一个爽快的人。


因为所有的关系都是合理的,我周围的人际关系反而更好。


后记


二十年后,有一天我偶然碰到刘一刀。穿着破烂的,在菜市场跟卖菜的大爷在施展他那招牌一刀。卖菜的大爷好像非常熟悉他的样子,理都没搭理他。


那位帮我找车的朋友,后来在中国成了一个很大的贸易公司,专门做红酒买卖,资产都上亿了。在加拿大拥有了好几个酒庄。



谢谢你喜欢这篇文章,如想购买丫丫爸爸的出版书籍, 请点击以下链接:

如想看更多丫丫爸爸的博客文章,请点击以下链接:


作者: 丫丫爸爸,金融危机后最早去美国投资房地产的多伦多华人之一,从中获得成功投资经验, 善于发现地产洼地进行房产投资,在多伦多也有不少成功投资案例,现为安省持牌地产经纪。 电话: 647 716 5110 电子邮件: yayababa.home@gmail.com 个人网站: www.yayababa.com . 微信号:
Loading